摘錄自《高牆裡的春天》)最後一堂課 作者丘榮襄2003.04.13

我在監獄講課,常有機會與受刑人做直接的互動和溝通。

有一天,監獄臨時通知我,有一批受刑人因為即將出獄,希望隔天早上,
我能夠對這一批受刑人講最後一堂課,提一些叮嚀與期待。

站上講台,喝過受刑人送上來的茶水,突然發現教室外一陣騷動,
兩個全副武裝的戒護人員陪一個四十多歲的受刑人走過來,那是重刑犯,
腳鐐、手銬齊全,受刑人手上還捧著沉重的鉛丸。在監獄裡,
這是防止受刑人脫逃的最嚴密的措施了。

重刑犯倒沉得住氣,立正,向我深深一鞠躬,然後拖著腳鐐慢慢走向教室後面,
在一張空出來的長凳上坐下來。

戒護人員分立兩旁,表情嚴肅。

這場面有一點嚇人。我在監獄講課兩年多了,從來沒有碰過這種情形。

顯然,這重刑犯特別得到批准,也要聽我的講課。

大概是重刑犯滿臉風霜彷彿對生命有所領悟的表情影響到我吧,
我捨棄事先準備好的內容,在黑板上寫出臨時想到的講題:「順從命運,
打拚奮鬥」。

我以自己的故事,鼓勵所有受刑人在命運的安排下,努力奮鬥、
追求美好的理想。剛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到國中教書,
因為不是正科師範院校出身,所以學校認為我不是好老師,
便安排我教兩班「牛頭班」。

學生是老師、家長戲稱的「牛郎」和「織女」,
是大家都嫌麻煩的牛頭男生和畢業後要去紡織廠做工的女生。

我了解這些學生因為不喜歡念書而被一般老師歧視的氣憤,
便以朋友的身分接近他們、安撫他們,鼓勵他們潔身自愛,
將來在社會上有尊嚴的就業、生活。

校長看我把兩班學生帶得平平安安,減少許多喧嘩、鬧事,
欣慰之餘,推薦我到師範大學念心理輔導研究所,因此,
我改行當熱門的心理輔導老師,五十歲退休後,還有機會到監獄當輔導義工,
勸人謹慎小心地過生活,要出錢出力積極行善回饋社會。

五十分鐘很快就過了,下課鐘聲響起,重刑犯站起來,
向我鞠躬致謝之後才離開。

幾天以後,我收到一封署名「學生」的來信,內容大致如下:

老師:您接到這一封信時,我應該已經死了,依法槍決。

我是列管有案的槍擊要犯。

有一天,借提到法院作證,在監獄的大草坪邊等車時看到您,
應該沒錯,很多年過去了,可是我對您印象很深刻,也常常想到您,
所以,立刻問身旁的戒護人員,丘老師到監獄來做什麼?

戒護人員告訴我,您是來講課的輔導義工。

剎那間,很多年前的回憶把我拉回少年時代,當年我念國中二年級,
您是我們的級任兼國文老師。

我們最愛上您的課了,您把課本上的人物、故事講得活靈活現,好吸引人。

可惜,一向愛動愛玩的我常常想跑到外面呼吸自由空氣,
有一節數學課,我溜到圍牆外面的木瓜園偷採木瓜吃,倒楣,
被主人發現,他差一點抓住我,我連滾帶爬跑出木瓜園,
繞了一大圈,等到您的國文課快開始了才又回教室坐好。

天啊!那個木瓜園的主人竟然出現在走廊上,跟您談過話後,
他站在窗戶邊一一看我們的臉,很快地就認出我來。

您和他又談了一會,然後,您掏出兩百元給他,
他回頭瞪我一眼才生氣地走了。

下課後,您把我叫到操場上罵幾句,警告我,下次再偷東西,
不替我賠錢,要讓人家報警了。

您罰我跑兩千公尺。

寒假過後,我沒有回去學校,開始在外面流浪,
我常常想起您替我賠木瓜園主人兩百元的事,常常說給不同的朋友聽,
他們都稱讚您夠意思,幫學生解圍,
不至於動不動就把學生扭送訓導處留下不良紀錄。

我是闖了禍才休學的。

我父親是不識字的輾米廠工人,老實可靠,
輾米廠的老闆有個智障妹妹,嫁給我父親,雖然有這種親戚關係,
可是,輾米廠老闆對我父親十分苛薄無情,待他如奴隸。

過年了,沒發壓歲紅包,只送了一斗米。我氣憤不過,
有天晚上在路上把他狠狠揍了一頓,警告他如果敢對我父親怎樣,
我會把他殺了。

我功課很爛,可是老天賜給我一副高大身材,這是打架、鬧事的本錢。

從小,看著懦弱的父親和智障母親常常被人家欺負,使我相信,
當個強悍的人才能出人頭地,吃香喝辣,
所以在黑道上混了二、三十年,我一直是帶頭在前面衝的人,
只不過,坐牢、槍決,是我必須承受的代價。

我向監獄表明是您的學生,請求達成死前最後一個心願,再聽您講一次課。

幸運的,在您講課一個小時前,我得到批准。
我快樂地看著您站在講台上講人生小故事,彷彿我又是個愛玩愛鬧的少年,
正坐在國中教室裡,無憂無慮的,真好啊!

我從沒有一次完整寫過一篇作文,文筆是很差的,
所以拜託別人代我寫這一封信,希望能順利送到您手中。

老師,講課結束前您說:「心中有恨的人生是可憐、痛苦的。
證嚴法師要我們明白,恨,就是把別人的錯誤拿來苦苦折磨我們自己,
最後,毀了自己。」

這種人生智慧,可惜,我從來沒有機會聽過,也不曾冷靜想過,
我恨父母親被欺負,所以我反過來欺負別人,
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一步一步錯下去的。

那天,聽您講課的受刑人希望有一半,不,三分之一,
四分之一也好,能把這些話記住,釋放自己的心靈,
活得自由自在,平平安安過完一生。

希望下輩子,依然有機會當您的學生。

看完信,我長長嘆一口氣。抬頭遠望,不知道應該怎麼想才好。

稍後,我決定,以後在監獄講人生課題,每一節課都要用心準備內容,
懇切、完整的把種種期待和叮嚀表達出來,
因為有受刑人會長久記住我講過的話,調整他們的生活態度。

amy6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