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認為我不擅說謊。不過那是在結婚以前,我不擅,也不愛。

結婚以後,和公婆同住,為了顧慮他們老人家的感受,與我們年輕人做事的方便,

確實有必要善意的說些謊話,並不是惡意的欺騙、騙、陰謀、與隱瞞。
有些無奈的想著,人生何嘗不是這樣?越是人際關係密切,
越是圓滑成熟,善意謊言就有其存在之必要了。

當婆婆問我晚餐的牛肉要怎麼煮,我知道她也只會紅燒或快炒罷了,

我會這樣說:「媽,我覺得妳上次弄那樣非常好吃,很下飯」 < FONT face=Arial size=3>

然後她就會信心滿滿的開始張羅要做她原本就要做的洋蔥炒牛肉牛肉,

其實,我根本忘了她上次煮的牛肉料理是什麼,
是不是真的下飯也無所謂,她煮的高興就好了。

當婆婆問我她好像變胖了,她站在鏡子前面捏著腰部的肥肉,

顧慮著她是不是難看了,我會這樣說:「會嗎?
我只覺得妳最近變年輕了,臉色也比較好看?

她笑的合不攏嘴,連聲說:「甘有影?甘有影?」要知道,妳是女人,

婆婆也是女人,當然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想聽什麼樣的話啊。

當婆婆好心燉了一鍋烏漆麻黑的大補湯,說我手冷腳冷的,喝這個很好。

我會說:「這樣喔,媽,咱們共家喝啦。妳嘛補一下。
」積極的幫她張羅碗筷,
和她共享這鍋恐怖的大補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當我買了一件好看的衣服,為了避免讓她覺得我們年輕人都亂花錢,我會說:

「媽,妳看,這件衣服好便宜耶。」隨便胡謅一個便宜的價錢,
最好是妳買的半價,妳如果買一千塊,就要說花了四百九 十元,以此類推。

我婆婆身材還保持不錯,我都會鼓勵她試穿我的衣服:

「媽,妳穿看看,妳如果喜歡就給妳穿。」
這個時候,我會噁心的說:「
我們上一次不是在菜市場遇到我的同事嗎,
結果隔天她就跟辦公室裡的同事說,我們兩個看起來真像姊妹。」

保證此時的婆婆,鐵定心花怒放。也忘了追究我為什麼常常買衣服、

亂花錢等等。又因為我婆婆沒有女兒,我! 就跟她說:< /FONT>
「下一 次我們一起去逛街,去買那個姊妹裝來穿,就更像姊妹了。」

我的兩個孩子都是婆婆在帶,我晚上下班會去帶回家,我偶爾會在

早上送去婆婆家的時候說:「媽,我們隔壁那個伯母說,
妳一 定很會照顧孩子,孩子養的白白胖胖的。」
婆婆鐵定眉開眼笑說:「這兩個古錐的孫仔。」她抱起兩個孩子又親又吻的。


某天晚上,我和婆婆講完電話,老公突然說:

「我怎麼從來沒發現妳那麼會說謊?」

「哪有,你可別亂講,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

結婚三年來,我說說謊的技巧日益精進,就算被老公吐槽,

也能面不改色的抵死不承認我有絲毫說謊的樣子。

同理可證,有時候善意的謊話也適用在老公身上。

當老公問我:「老婆妳又買新衣了喔?我怎麼沒看妳穿過?

這時候我會在他面前轉一圈,無辜的說:「好看嗎?我去年買的耶。」

反正男人也看不出來什麼是當季流行的款式與色彩。


善意的謊言,真有其存在之必要。我們所要學習的,只是如何說的自然、

恰到好處,真誠不作做,並且句句真心。
謊言之所以不被識破,之所以感人肺腑,之所以動人心弦,是因為我們是真心的!

amy6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