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喝瓶裝水 帶水正流行

聯合2007/11/24  本報記者/連線報導
 
選舉熱潮近了,一箱箱瓶裝水幾乎和喇叭、汽笛一樣,是競選熱場拚人氣的重要配備。大街上、會議室,人手一瓶方便的瓶裝水,已成台灣人解渴的習慣答案。
 
今年夏季,在減碳理念下,「拒喝瓶裝水」運動在國外方興未艾。因為,瓶裝水的清澈水液代表黑色的石油消耗:寶特瓶身是由石油提煉而來、越洋跨海運送的能源消耗,都讓地球暖化雪上加霜。
 
環保團體指出,全球瓶裝水每年消耗廿七萬噸塑膠;光美國一地用於瓶裝水的塑料原料,每年就超過一百五十萬桶石油。
 
在台灣,也開始反省「瓶裝水之惡」。「我們真的需要飲用瓶裝水嗎?」曾每天記下自己「碳足跡」的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專員張楊乾,目睹會議中討論排碳議題,卻人手一瓶瓶裝水,諷刺的場景讓他寫下「瓶裝水的罪惡,你喝不出來?」文章貼在部落格,被轉寄千餘次引起共鳴。很多台灣人才知道,原來喝一瓶水會助長溫室效應。
 
行動跟著反省而來。今年七月起,台達電停止採購瓶裝水,換上玻璃水壺和瓷杯,以白開水待客。台達電公關處長周志宏說,許多員工外出洽公也會自備水壺或水杯,支援生活減碳運動。
 
在台灣,呼籲國人用開水取代瓶裝水,除環保外,還有更實際的理由。環保署規定自來水的檢驗項目多達五十五項,一般包裝水只有十項;要有更放心的水質,喝開水吧。
 
公眾人物也扮演推手。作家王文華及歌手王力宏都公開提倡,隨身水瓶對自己健康好,也對地球好。
 
許多學校也積極推廣喝白開水運動,除環保外,也減少小胖子和蛀牙。例如竹北市十興國小不設販賣機,沒有福利社,鼓勵學童自備水壺,到走廊的開飲機裝水喝;老師向學生宣導:喝白開水最健康。
 
本報記者訪查發現,許多政府機關開始飲用開水。新竹縣政府發給官員鍍有姓名的保溫杯,供開會使用。台南市政府今年起停供瓶裝水,環保局戶外辦活動,也改用大桶開水,提供民眾公用保溫杯。
 

瓶裝水的罪惡,你喝不出來
 
作者: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數位媒體企劃專員)

每生產1公升的瓶裝水罐,需另消耗17.5公升的水。(圖片來源:istock網站)6罐未開封的瓶裝水,整齊地排列在會議桌上,透明的瓶身加上白色的標籤,散發出一股極簡的時尚感。

會議正討論著企業間的碳排放交易,與會者陸續轉開了瓶蓋,尖銳的膠膜碎裂聲,像暗箭般在會議室裏四竄。兩個小時後會議結束,6瓶水中開了4瓶,開封的水全都沒有被喝完,喝剩的水一如往常地將被沖到下水道去。

這是再尋常不過的企業開會場景,瓶裝水不知自何時起,已成會議桌上的必要擺設。其實不只是企業,包括學術的研討會、議會的公聽會、政府的協調會、一直到學校的家長會,瓶裝水都是必然與會的貴賓。

但是,我們真的需要飲用瓶裝水嗎?

瓶裝水市場成長飛快

全球去年售出1億5000多萬噸的瓶裝水,若把水全倒在一起,需要3個澄清湖水庫才裝得下。而光是支撐這個產業,每年就必須消耗1800萬桶原油,以及1300多億加侖的水當原物料。

而以自來水生飲管線十分普及的美國為例,光是去年,平均每位美國人仍消耗了167罐的瓶裝各式飲料。其中關於瓶裝水的需求,在這30年來竟成長了20倍,超越了咖啡、啤酒等飲料,幾乎和碳酸飲品並駕齊驅。

不過,瓶裝水在美國熱賣,並不是因為這幾年美國缺水,純粹只是行銷手段的成功。像是Aquafina、Dasani、Perrier、Evian等這些大牌子,把瓶裝水塑造為健康、清新、甚至是時尚的象徵。像歌手凱莉米洛在巡迴演唱時,瓶裝水廠商甚至還出了一款紀念瓶。

追逐時尚,卻讓環境付出了代價。

每瓶水碳足跡驚人

生產1公升的瓶裝水罐,製程中至少需要17.5公升的水。瓶裝水出了生產線後,還需要運送、上架、冷藏等。根據估算,從歐洲運送1噸的Evian礦泉水到澳洲雪梨,會排出84公斤的二氧化碳,而光是去年,澳洲人就消費了1億5000萬公升的瓶裝水,等同排放了約1萬2000多噸的二氧化碳。

除了運送水會造成污染外,後續空瓶處理也是一大問題,在美國,使用過的塑膠瓶,最後只有2成被回收。這些講求設計美感的PET製品,最後多半是成為垃圾掩埋場裏,千年不壞的現代化石。

不過,喜愛喝瓶裝水的歐美先進國家,也不是完全不知反省,最近關於瓶裝水的論戰,就是先由美國開始。

包括紐約市長、舊金山市長、鹽湖城市長等,在參與6月舉辦的美國市長論壇時,就已經共同發表反對瓶裝水的立場。之後,紐約市還大作廣告,推銷城市自己的自來水。

此外,全美銷售第一的瓶裝水 Aquafina,在環保團體的壓力下,7月時公佈了瓶裝水的水源。結果環保團體竟發現,該牌瓶裝水內竟有24%是混著自來水,其他牌瓶裝水推估也有同樣情形。這可讓舊金山市市長紐森大為光火,立刻下令舊金山市政府開會時,不再另外提供瓶裝水。據估計,若舊金山的公僕以後通通改喝自來水,一年就可省下公帑1650萬新台幣,約可以支付3600多名學童的營養午餐!

回到台灣,我們對於瓶裝水的浪費程度,和美國相比不遑多讓。

在美國,8成的塑膠瓶直接進了掩埋場。(圖片來源:istock網站)台灣的自來水普及率超過9成,而台北市的自來水品質也已達到生飲標準,不過由於輸水管線及用戶端儲水設施多屬老舊,使得民眾對生飲自來水有疑慮。即使如此,在台灣因煮水或濾水的成本並不高,多數民眾不難取得乾淨的飲用水。

不過在此同時,市面上卻仍出現愈來愈多的瓶裝水,不論是天然的礦泉水,或是後天濾淨的包裝飲用水。現在瓶裝水更成了台灣的商機,像是當紅的海洋深層水、能量水、電解水,甚至連自來水公司,現在都打算出自己品牌的瓶裝水。

喝進這些水到底能不能延年益壽,目前還沒有案例能證實,但卻已有國際智庫警告,PET瓶恐怕會分解致癌物質到水裏。此外,瓶裝水從製造、運輸到掩埋,一生所產生的二氧化碳,也將為地球帶來暖化的惡果,這也直接關係到我們子孫的生存問題。

回收仍會對環境造成傷害

台灣的官員雖對外宣稱,我們的回收率已接近100%,每年大約回收了46億支寶特瓶,另帶來了約20億的再製商機。但這個數據也同時意味著,台灣人每人每年得為200支寶特瓶對環境造成的業障,一同付出代價。

國際瓶裝水組織,8月初時利用紐約時報和舊金山紀事報的版面,登廣告再三強調瓶裝水較一般飲料,如酒或可樂之類的飲品來得健康。他們認為,瓶裝水與自來水其實並沒有衝突的問題,全看消費者取決飲用何者較方便。

不過,在台灣,一罐最低價的瓶裝水需要18元,但同樣容量的自來水,卻連一塊錢都不到,消費者難道不能拿這中間的價差,去做其他對環境更友善的事?況且,全球有10億人其實連乾淨的水都喝不到,每天平均有3000位兒童因喝到受污染的水而死亡。如果瓶裝水真正是為人類的需求而生,應該是送去給這些需要水的地方,而不是在自來水普及的地區畫蛇添足。

瓶裝水陪伴我們度過了許多年頭,參與了各式會議、研討會、甚至是廟會等,但在了解到它背後所代表的龐大碳足跡,以及對資源的浪費後,也許是對瓶裝水說不的時候了。

至少,你該堅持,在能用自己的杯子,盛上一杯乾淨飲水的地方,就少開一罐瓶裝水吧!

※ 本文轉載自台達環境電子報

amy6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